• 软件:1914
  • 资讯:52339|
  • 收录网站:100606|

IT精英团

从套路开始 以套路结束!中央媒体评论“ofo拉朋友退押金”:“大叔”谁欠钱?

从套路开始 以套路结束!中央媒体评论“ofo拉朋友退押金”:“大叔”谁欠钱?

浏览次数:
评论次数:
编辑: 蓝蓝
信息来源: 金融虎
更新日期: 2021-11-23 08:10:54
摘要

近日,ofo因推出拉好友帮退押金功能登上微博热搜。网友发现,除了“邀请好友,帮你退押金”外,还有好友下单奖励、充值退押等功能。

  • 资讯详情

Ofo又上了热搜。这一次,新玩法是拉朋友,退押金。

11月20日,ofo在微博热搜上线了拉好友帮忙退押金功能。网友发现,除了“邀请朋友帮你退押金”之外,还有向朋友订购奖励、充值、退押金等其他功能。

什么样的招数,比如“邀请朋友帮你退押金”、“奖励朋友下单”、“10元特别充值”,不是请朋友帮忙,而是请朋友“分享”入坑!

Ofo推出了拉朋友退押金的功能。

ofo的活动页面显示,除了“邀请朋友帮你退押金”外,还有“朋友下单奖励”、“10元特别充值”等活动。

“拉朋友帮你退押金”活动,邀请的朋友越多,退押金越快,不封顶。“朋友点餐奖励”显示:单独有奖,最高奖励为购物金额的40%。“10元特别充值”显示:如果充值成功,2.5元的定金将立即退还。

Ofo共享单车曾在国内共享单车市场赢得90%以上的份额。但在2018年,ofo被曝出资金链断裂、退押金困难、裁员等消息。

南方都市报去年报道,单车共享业务退出后,ofo开始通过各种营销手段盘活等待押金退款的用户资产,试图继续变现。如今的ofo共享单车客户端更像是一个带有押金退款功能入口的返利网站。其原4.0版本将“扫码车”功能与“支票存款”“9.9特价”几个入口并列,并一度引入“我想借钱”功能,引流多家第三方分期网贷平台。目前“扫码车”“我想借钱”功能已经下线。

根据此前《中国消费者报》的报道,记者于2020年10月10日申请退还保证金,排名16598377。按照ofo最低99元的存款,ofo欠消费者的债务至少有16亿。12月10日排名16595549,排队等候人数减少2828人。

换句话说,ofo每天大约有46个人要退押金。按照这个计算,退还现有排队的押金大约需要988年。

今年6月,ofo被迫热搜1341万元。与此同时,在这个话题下,仍有不少网友表示,自己的押金还没退,已经表明了自己的排队立场。其中一位气愤地说:“我的押金退款也排在1341万元之后”。

截至6月,ofo的App数据显示,仍有超过1300万用户等待退还押金,押金金额从-199元到99元不等。即使按照99元计算,未结清的存款也将近13亿元。

开心宝信息显示,9月27日,ofo关联公司东厦大同(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再次成为背信执行人,案号为(2021)京0108执22735号,执行法院为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背信的具体情形是“因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违反财产报告制度”。

今年1月以来,公司已有5条被执行人信息,金额合计5529万元。三年来,东夏大同被列为被执行人310余次,被列为背信执行人40余次。

近日,东厦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与中国移动通信集团陕西有限公司Xi安科纠纷民事一审判决公开。Ofo使用了中国移动提供的服务和服务,但未按协议约定及时支付服务使用费,累计欠款约173万元。

中央媒体评论:以套路开始,以套路结束。

央视评论称,用户应该有权无条件退还押金,但出现了一个

553688de7ed9a3da0bf280f9" width="640" class="_3yZQZ9OxCCD0QVw16rnEsS"/>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张海妮 摄(每经资料图)

一千多万名ofo用户在排队等着退押金,按一个用户99元算,估摸有十几亿,按退押金速度估算,据说有988年。

类似的神操作不止一回了:此前,网友自曝假装外国人不但押金被秒退、还收到致歉信,ofo被指区别对待用户,颇不真诚;季卡自动续费,还找不到解绑的端口,通过客服,才成功取消;上线“天天返钱” 活动 ,号称“无需排队”,绿色通道实则关卡重重,还间接诱导消费;为多个第三方分期网贷平台引流……

在花式退钱手法中,诚意难见,套路满满。

再比如,它设计出繁琐的流程,让你烧脑地计算提现次数,花费时间精力挑选返现力度大的商品, 而且增加收取押金所要付出的成本代价, 充值10元,退押2.5元,要想退更多押金,就要花更多的钱,坑更多的朋友 。

如此设置,像是在劝你这钱别要了,不要的话,只能损失99或199的押金,坚持要的话,可能损失更多。

监管部门明确要求:“互联网租赁自行车运营企业原则上不收取用户押金,押金归用户所有,运营企业不得挪用。运营企业应及时退还用户押金,不得拒绝、拖延退还,或设置不公平、不合理的格式条款、技术门槛。”

ofo还屡屡被处罚,运营主体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多次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多次被下发限制高消费令,但退款仍然进展缓慢,几近停滞。

对ofo来说,回避问题于解决问题无益,无论是企业还是个人,有困难想办法解决,真心实意地解决。

有的人直播带货还欠款,有的人跨界转型谋新生,不是说让你也直播卖货,别人的风格路数不一定适合你, 而是说退钱的路千万条,就是别套路 !

ofo上演的又一次闹剧,是我们再次反思这种商业模式的契机——

例如:押金池里的钱“不翼而飞”问题,不只是创始公司疏于管理甚至“大手大脚”的问题,而是缺少对资金进行第三方监管的正确经营理念,更是对用户的钱丧失了敬畏心, 始于套路,终于套路,在欠钱不还中把自己演变成了“大爷 ”。浪潮退去之后,才知道谁在裸泳。

再例如:缺少“硬核”的商业模式如何能抵御危机?被资本吹这么大泡沫,最后却一地鸡毛,它本质上难言共享经济,而是一种交押金的“租赁经济”。风口过后,连破产变现的抵押物都少得可怜。这对不少企业都是一种反面典型。

ofo不仅损害了一千多万用户的权益,也破坏了市场的诚信度。

我们用户,也要在呛水中学会游泳, 增强识别套路的眼力见,不再那么轻易被割韭菜 。

蚂蚁“花苑”正在批量升级 或即将实施品牌隔离
« 上一篇
返回列表
下一篇 »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你会是第一个来这里评论的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