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自动秒收录
  • 软件:1973
  • 资讯:56215|
  • 收录网站:181185|

IT精英团

不再自由!平台“两头收钱”引争议

不再自由!平台“两头收钱”引争议

浏览次数:
评论次数:
编辑: 愉见财经
信息来源: 金融虎
更新日期: 2022-04-22 18:20:24
摘要

近日,有网络大病筹款平台被曝向捐款人收取3元“支持费”等服务费用引发争议,有用户质疑,为何自己献爱心给大病患者的捐款要被平台扣去3元?南都记者实测发现,目前,轻松筹平台相关选项默认关闭,而安心筹、初心筹平台则默认开启。

  • 正文开始
  • 相关阅读
  • 推荐作品

近日,某网络大病筹款平台被曝向捐款人收取3元“抚养费”等服务费,引发争议。有用户质疑,为什么自己给重病患者的捐款要被平台扣除3元。南都记者实际发现,目前,轻松筹平台相关选项默认关闭,平安筹、初筹平台默认开启。

此外,除了部分平台收取的“支持费”外,水迪奇4月7日宣布收取单个募投项目提现金额3%的服务费,单个募投项目最高5000元。

告别免费时代后,从成立之初就一直宣称“0手续费”的网络配资平台的收费标准是如何确定并合理的?这样的收费应该如何监管?这些网络集资平台的盈利模式是否清晰?杜南记者就此展开了调查。

捐赠者:

更多的平台开始收取平台支持费。

最近有爆料称,通过向捐款人收取“支持费”来筹集资金很容易,甚至捐款到1元都是3元起收。

杜南记者注意到,许多关于此事的投诉都可以在社交媒体和黑猫投诉上找到。有用户抱怨,“在朋友圈看到别人需要帮助,出于好心给10元钱捐款。付款时是13元,收款人只收了10元。他们用小字默认支付,多扣3块钱,属于强制消费,隐性消费,利用大家的爱心。捐款我认,但这3块钱我不认。”

还有用户投诉“《用户资助说明》是捐赠过程中的预勾选选项,诱导用户支付3元即可享受快速提现、技术支持、患者专属顾问等服务。”该用户还质疑,为什么平台对外宣传要收3元而不收服务费。收费标准是什么?收费后如何提供这些服务?

杜南记者注意到,针对此事的诸多投诉,易到方面的回应完全一致。得到的回复是,“平台没有收取任何服务费,不存在支付误导的意图。如果你有爱心,愿意帮助平台继续运营,请留下你帮助我们的费用。当然,如需退款,请在轻松筹微信官方账号——个人中心3354我的捐赠3354资助平台申请退款。”

有用户表示,了解平台运营需要成本,但对收费方式很反感。"这样的强行收取打消了帮助他人的善意。"

4月14日,南都记者实际发现,点击轻松集资链接后,下方会出现一栏选项,询问用户是否已阅读并同意《绿色通道服务说明》1《健康告知》。并解释道“轻松筹款已经为200多万经济困难的重疾家庭提供了免费的筹款服务。支持3元获得住院管家、手术安排、远程会诊等六大健康服务。”

640.png

该选项目前默认关闭,但在输入捐款金额并点击确认支付后,屏幕下方会有一个弹窗,再次出现上面的说明,有确认和取消两个选项。如果点击确认,还需要多交3元;如果点击取消,只需要支付实际捐款金额。

对此,易筹工作人员回应南都记者,称“支持费”是平台的运营成本,平台页面也有详细说明。捐赠者有选择权,不是强制的。“如果捐赠者反悔,平台会在申请后退还3元‘抚养费’。这一举措是为了方便平台更好的运营,维持运营成本。”

640.jpg

杜南记者发现,最初集资平台3元的“支持费”选项是默认开启的。

除了轻松筹款,杜南记者实际发现,在安心基金平台上捐款时,底部会有“加入安心大家”的选项。平台解释,3元加入安心人人(随时可退),最高可获得30万重疾救助金。这个选项

工作人员告诉南都记者,从4月7日开始,水滴基金开始全国统一执行收费政策,在平台上收取集资人3.6%的手续费。其中3%为平台在提现中收取的手续费,单个募投项目最高不超过5000元。而0.6%是作为第三方支付平台的支付通道费。

这位工作人员表示,水滴基金自2016年成立以来,已经帮助很多家庭成功募集资金,但是募集资金板块长期处于亏损状态,而维持公司运营成本的其他业务板块如保险业务的利润不足以支撑平台的运营成本。因此,该公司选择打破自成立以来采用的免费模式,向集资者提供服务。

.jpg" alt="640 (1).jpg"/>

水滴筹发布公告,试运行向筹款人收取平台服务费。


南都记者注意到,4月7日水滴公司还曾发布《水滴筹服务费试运行公告》,其中提到,为确保筹款人充分知晓平台服务费规则,平台将在发起筹款前告知并征得筹款人同意,并在筹款人提现时再次提示。


而对于3%的收费标准,平台方面表示,收取服务费不以盈利为目的,仅为了保障平台持续健康运行,经过内部仔细核算,决定收取少量服务费,以覆盖平台部分运营成本。


对此,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副教授周如南向南都记者表示,这是平台走向成熟的体现。”许多公益组织为某个项目进行公益慈善的公开募捐时,都会收取10%以内的手续费,只有少数不收手续费。而筹款平台不属于公益慈善,按照《慈善法》,属于个人求助私立性救济。“


周如南告诉南都记者,筹款平台如果明确告知用户公益是有成本的,就不会有道德风险和商业模式的经营风险。


中国法学会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研究会副秘书长陈音江则向南都记者指出,这些平台实质是商业性质的企业主体,运营过程中确实会产生一些成本和支出。如果企业根据运营的实际情况,来收取一定的费用弥补成本,只要不违反法律且做到事先有效的告知,(付费与否)完全由用户自己来选择,从法律上来说没有明显的问题。


“但这些企业实际上开展的又是带有公益属性的业务,我觉得在开展公益属性业务的同时,又掺杂了经营的项目在其中,这种行为可能从法律上讲很难说它违法,但是项目本身确实不纯粹。”陈音江表示,企业追求利益可以理解,但提供公益或者爱心服务的企业却要从别人的爱心中扣取一部分手续费,就会让一部分人在情感上比较难接受,也会影响人们献爱心、捐款的意愿,甚至影响募捐结果。


“所以我认为,只要是跟公益有关的项目,还应尽量保持公益的纯粹性,不能把公益当做一种牟利的工具,打着公益的幌子去挣取利益,亵渎了公益的初衷。”陈音江说。


盈利模式:

以公益板块引流以商业板块变现


水滴筹相关负责人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水滴筹平台常常被认为是公益组织,实质上平台自身是一家商业公司。“我们并不希望通过收取服务费来实现所谓的盈利,而是希望能够维持合理的运营成本。”


但成立多年来,大多数网络大病筹款平台均对外宣称“0服务费”,在打破免费模式前,这些做着“免费公益”的商业公司如何维系运营,一直是许多人心中的疑惑。


周如南向南都记者表示,筹款平台基本是公益先行商业跟进的运营模式,分为公益和商业两个板块。商业板块实现变现,做跟医疗风险相关的商业性保险或金融产品的业务来制造盈利。


据其介绍,有研究表明,普通人在经历过身边的亲友进行重大疾病风险或进行相应的筹款行为时,会更加关注医疗方面的保险,行为转化率更高,筹款平台就是通过这种运营模式,实现了流量用户沉淀以及商业转化。


周如南称,筹款平台通过前期“烧钱”确保市场占有率,后期实现变现,所以成本是由他们的盈利部分承担。此后,当这种“烧钱”的商业模式受到了资本的青睐和认可时,会不断有风投进行融资,保证他们的市场占有率。当这种市场占有率形成、商业模式打通,后续将会实现一种可持续性的商业模式。


南都记者了解发现,以水滴筹公司为例,水滴公司此前使用“众筹+互助+保险”的商业模式,2021年3月互助业务关停后,就只剩“保险+众筹”两大业务,通过水滴筹众筹平台吸引流量,水滴保保险业务获得收入。


2021年5月,水滴公司正式在纽交所挂牌上市。据其招股书显示,水滴保险市场收入是水滴公司收入的主要来源,受到水滴保险市场上消费者数量的显著影响,而保险消费者主要来自水滴筹和水滴互助带来的内部流量、第三方渠道流量和自然流量三个来源。


QQ截图20220422174110.png

2018年至2020年,水滴公司用户获取和品牌建设的营销费用分别为8629.9万元、7.93亿元和17.43亿元。


依靠“互联网+”发展的水滴公司,走的是和其他互联网公司一样的流量打法,“烧钱”获客。2018年至2020年,水滴公司用户获取和品牌建设的营销费用分别为8629.90万元、7.93亿元和17.43亿元。而在销售和营销费投入不断攀升背后,是水滴公司亏损逐年增高。2018年至2020年,水滴净亏损分别为2.09亿元、3.22亿元和6.64亿元。


直到2021年第四季度,水滴公司才一转此前亏损局面。据水滴公司发布的2021年第四季度和2021财年未经审计财报数据显示,公司2021年第四季度调整后净利润约590万元,而此前第三季度调整后净亏损4.536亿元,2020年同期调整后净亏损1.91亿元。


从营收数据来看,水滴公司盈利能力的提高,主要依靠的不是增加营收,而是控制成本。水滴公司2021年第四季度净营业收入从2020年同期的8.303亿元降至6.039亿元,同比下降27.3%。但2021年第四季度,水滴公司销售和营销费用比上一季度下降69.2%,总运营成本和费用下降47.5%,因此与前几个季度相比,净亏损率从负61.2%环比收窄至负11.8%。


监管焦点:

收费费率如何核算、比例如何确定


网络大病筹款平台自成立以来就备受关注,各界对其一直存在争议。从数据来看,确实有许多陷入困境的大病患者及家庭因此得到了帮助。据水滴公司财报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12月31日,已有约3.94亿人通过水滴筹向近240万患者提供帮助,捐赠总额超过484亿元。轻松筹官网显示,轻松筹已累计筹款超过255亿元。


但近年来,网络众筹在帮助不少家庭解决困难外,求助者筹款审核缺位、弄虚作假、众筹平台为争夺病患“扫楼”等现象影响了人们对网络众筹的评价和信任。


南都此前报道,2018年5月,南都记者曾实测水滴筹、爱心筹、轻松筹三大平台发现,用虚假诊断证明及住院证明,即可轻易通过三家平台的身份证明审核、医疗证明审核,成功对外发起筹款求助。同事们分别进行小额捐助后,南都记者在三家平台上均提现成功。


2019年4月8日,相声演员吴鹤臣突发脑出血而住院救治,其家人在“水滴筹”上发起筹款,金额为100万元。随后有网友发现,吴家在北京有两套房产、一辆车,却在众筹时勾选了“贫困户”标签,引发热议。随后“水滴筹”平台将该项目关闭。


640 (1).png

2020年4月曝出轻松筹员工被水滴筹员工在医院内殴打。


2019年11月30日,水滴筹被曝在超过40个城市的医院派驻地推人员,这些地推人员在多地医院逐个病房,引导患者发起筹款,模板化撰写求助人故事,对其财产状况不加审核甚至有所隐瞒。2020年4月,还出现了轻松筹员工被水滴筹员工在医院内殴打事件。


此外,自成立之初便一直宣称“0手续费”,而如今各大平台打破免费模式,网络众筹平台收费应如何监管?


中国科学院大学经管学院教授吕本富向南都记者表示,网络众筹平台的商业化操作需要一定的运营成本,且国家目前没有明确规定商业平台不得进行收费,其收取维持费用是合理的。但是,“关键在于收费的费率是如何核算的?这种收费的比例由谁来定?”


“因为涉及筹款性质,平台收费的费率是否需要相关部门批准,或是让市场自动调节,还是让所有筹款平台达成行业自律。”吕本富解释称,市场自动调节就看几大平台谁给出的费率更低,可能就会有更多的用户选择在该平台进行捐款和筹款,让平台自由竞争,但竞争要透明化。行业自律则需要行业内平台和专家一起商定收费费率。


对于网络众筹平台该如何监管,吕本富认为,首先要明确筹款平台的性质。筹款平台需要民政、金融、市场管理以及卫健委等多个部门协同发力,交叉管理。此外,行业想要更好的良性发展,最重要的是透明性。“树立行业的良好声誉,才能实现良性健康发展。”


陈音江认为,为了促进这种新型业态的健康发展,需要建立健全相关的法律规定。“随着新兴互联网业态快速发展,像水滴筹这样的互联网捐助平台,相关法律法规是滞后的。”他表示,建立健全相关的法律规定,可以为监管部门提供执法依据,也为相关企业划定法律红线。


周如南则建议,为了更好进行监管,首先要迅速出台相关立法,将筹款平台规范化。第二是政府要加强监管力度,交给相关职责部门管理。第三是行业需要自律,除了相应的行业共识和公约,更加完善行业的相关规定,从而形成对行业的约束力。第四是媒体监督,媒体通过舆论监督,实现对筹款平台的行为约束。第五是公众监督,可以组成团队对筹款项目进行核实,避免造假行为出现,对社会道德层面造成冲击。

又有17只中国股票被美国SEC列入“预退市”名单 壳牌和李回应道
« 上一篇 2022-04-22
甩掉恒大包袱后 索菲亚将如何应对地产的低迷?
下一篇 » 2022-04-22
  • lufax将于5月26日发布第一季度财务报告:其净利润预计高达51亿元
    1阅读 0条评论 个赞
    据金融虎网了解,陆金所此前预计,2022年一季度,新增贷款同比增长-2%-2%至人民币1,690亿元至人民币1,758亿元,财富管理客户资产增长2%-3%至人民币4,296亿元至人民币4,338亿元。由于零售信贷便利化收入在贷款期限内确认,并且更多地受贷款余额驱动,公司预计其总收入将同比增长8%-10%至人民币165亿元至人民币168亿元。……
  • 比安创始人赵昌鹏戏谑“哭穷”:Luna倒闭导致价值16亿美元的资产跌至2200美元左右
    1阅读 0条评论 个赞
    加密货币交易所币安(Binance)富有的创始人赵长鹏周二开玩笑说,在该交易所对加密货币luna的投资从一个月前的16亿美元跌至约2200美元后,他“又变穷了”。……
  • 樊华财经拟于5月26日公布Q1财报:其股价周四在美国创下52周新低
    1阅读 0条评论 个赞
    美股周四收盘,泛华金融在盘中创下了2.16美元的52周新低,收报于2.24美元。过去52周,该股最高股价为6.34美元。今年以来,泛华金融在纽交所股价累计跌幅超40%。目前,该股总市值1.56亿美元。……
  • 建安科技一季度净利润5.4亿元 同比增长280%:营收预期不佳
    0阅读 0条评论 个赞
    第一季度,营收为13.561亿元人民币(合2.139亿美元),较2021年同期的4.028亿元人民币增长236.7%;毛利润为8.298亿元人民币(1.309亿美元),比2021年同期的1.942亿元人民币增长了327.2%;净利润为4.416亿元人民币(6970万美元),而2021年同期净利润为120万元人民币;非美国公认会计准则调整后的净利润为5.434亿元人民币(合8570万美元),比2021年同期的1.432亿元人民币增长了279.5%。……
  • 小米上市以来首次季度营收下滑:Q1净亏损5.9亿元 手机出货量下滑22%
    1阅读 0条评论 个赞
    小米集团第一季度报告其收入下降,原因是新冠肺炎疫情控制和封锁影响了需求,而包括俄乌战争在内的更广泛的经济阻力增加了成本。这也是小米公司有记录以来的首次季度收入下降。Refinitiv数据显示,截至3月31日的季度收入从上年同期的768.8亿元降至733.5亿元(合108.5亿美元),低于分析师预期的743亿元。……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近发布资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