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软件:1711
  • 资讯:51514|
  • 收录网站:99622|

IT精英团

会长私下刻公章吗?易凯和恒宝股份“内部争斗”再升级

会长私下刻公章吗?易凯和恒宝股份“内部争斗”再升级

浏览次数:
评论次数:
编辑: 韩红
信息来源: 金融虎
更新日期: 2021-06-04 12:34:41
摘要

近日,深圳一卡易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相继发布关于《深圳一卡易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黄宏华恶意阻扰年报审计工作》和《深圳一卡易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关于黄宏华私刻印章的说明》等公告,直指公司董事长黄宏华系列“违规”行为。

  • 资讯详情

来源|已支付的家庭网络

近两个月来,深圳日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和控股股东恒宝股份之间的纠纷引起了资本市场的关注。最近,日凯方面又有了新消息。

支付网近日获悉,深圳日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接连发布关于《深圳一卡易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黄宏华恶意阻扰年报审计工作》、《深圳一卡易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关于黄宏华私刻印章的说明》等的公告,指向了公司董事长黄宏华系列的“违规”行为。

5月27日,日凯网站上刊登了对黄宏华射角场的说明。

日凯在黄宏华本人于5月12日回复股市战系统的信中亲自承认:“日凯原工已被挂失,新补发工已被锁定,本人无法使用日凯公司工签。”(威廉莎士比亚,北上广深)。

日凯方面还列举了黄宏华虚假陈述、违规丢失印章的证据。

2021年3月2日,公司法人代表黄宏华偷偷申报了《中国商报》虚假丢失印章证明。对此,公司立即向警方报告。2021年3月2日,以110出赛记录法监测器的记录,在黄宏华面前出示工厂原物,证明没有丢失。(威廉莎士比亚,《北方执行报》(Northern Exposure),警察记录)。

2021年3月2日至8日,老板每天都给盖章的今天报纸发电子邮件给包括黄宏华在内的全体同感,其邮件往来也证明黄宏华使用了本邮箱。

2021年3月9日,公司举行的《第三届监事会第五次会议决议》(包括录像录音证)中,第一个议案《关于向董事会提议罢免董事长黄宏华职务的议案》中公司盖章、凭证没有丢失,该决议已公布在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公告号码:2021-002)中。

2021年3月10日,黄宏华发给公司同事陈妙龄的邮件也知道老板每天发的印有官方印章的报纸,可见官方印章没有丢失。

2021年3月11日,在龙华劳动街劳动争议协调中心现场会议上,黄宏华表示,陈格和相关协调人员均在场,黄宏华在总经理陈进的情况下没有丢失。

2021年4月1日,中小板上市公司恒宝股份发布公告《关于对深圳一卡易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失去控制的公告》公告编号:2021-020,“日凯及其子公司的公章、财长、合同章、营业执照等印章和证明文件均由日卡院管理组实际控制”。

2021年4月26日,公司召开第一届临时股东大会(会议全过程录音录像),股东问,股东陈某的问题:向会长黄宏华先生透露公司的盖章证明是否丢失?请回答“是”或“否”。公司盖章证明有效吗?请回答“是”或“否”。你什么时候撤回虚假的丢失申报?会长黄宏华:公众人物失去控制,我对公众人物进行了挂失。根据上面的问答,黄宏华清楚地知道公众人物没有损失。

2021年4月30日,公司收到龙华法院案件号码(2021)广东0309民初7524号案件受理通知书。立案案件是“返还公认证明书纠纷”。

2021年5月10日,黄宏华以董事会名义,向股票转让系统发布了上述公认证明返还纠纷公告,公告号码为2021-049。

此外,日凯还指出,公司董事长黄宏华恶意妨碍年报审计。

日凯表示,将分别于2020年11月10日聘请中兴华会计师事务所,进行2020年年报审计。2021年3月10日,聘请中喜会计师事务所进行特别审计工作。2021年4月26日,聘请苏雅金成会计师事务所对公司进行2020年年报审计工作。

一凯指出,上述三项审计工作均被董事长兼法人代表黄宏华恶意阻挠。

2021年5月21日,1凯根据股票体系统公开公告编号2021-060 《深圳一卡易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关于公司持续运营的风险提示公告》,公告称:“截至本公告日,公司2020年年度报告的编制尚未完成。到2021年6月30日为止,可能无法完成《2020年年度报告》的公开工作,公司股票的存在也可能解除上市。”

另外,日凯控股股东恒宝股份有限公司控制副会长黄宏华,通过虚假丢失印章拒绝支付监查费,拒绝向银行咨询证等提供协助等,恶意妨碍正常监查工作,并以不发行年报的方式强行摘牌,试图绕过中小股东。

异议保护流程,实现侵占中小股东利益的目的。 

1、黄宏华阻扰中兴华会计师事务所进行2020年报审计工作

2020年11月10日,一卡易与中兴华会计师事务所(以下简称“中兴华”)签订了《审计业务约定书》。

2021年1月17日-2月4日,中兴华颜莹等五人在我司进行正常年报审计工作。

2021年3月5日,财务负责人黄宏华私自以法定代表人身份在3月2日的《中国商报》虚假刊登证照印章作废声明。公司被迫向中兴华会计师事务所发函,表明对黄宏华担任财务负责人期间的财务数据准确性持怀疑态度。

2021年4月15日,中兴华在股转系统【2021】第027号问询函中回复:“鉴于一卡易拒绝承认财务总监黄宏华对财务数据真实性、准确性的签署,并对其担任财务总监期间财务数据的准确性持怀疑态度”,中兴华不适宜继续为一卡易提供审计服务,故而单方面终止审计合作。” 

2、黄宏华阻扰中喜会计师事务所进行专项审计工作

2021年3月9日,一卡易第三届监事会第五次会议审议通过《关于聘请会计师事务所对公司财务进行审计的议案》。

2021年3月10日,一卡易与中喜会计师事务所(以下简称“中喜”)签订了《审计业务约定书》。

2021年3月25日-30日期间,黄宏华通过拒不支付审计费用,不配合导出会计账套,不配合银行询证等方式阻扰该专项审计工作。 

3、黄宏华阻扰苏亚金诚会计师事务所2020年报审计工作

2021年4月26日,一卡易2021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通过《关于变更会计师事务所的议案》。黄宏华及控股股东恒宝股份拒绝了其他股东提议的聘请深圳本地律师事务所的建议,通过聘请江苏的律师事务所增加审计配合难度,企图拖慢年报审计进展。

股东大会形成决议后,黄宏华怠于推动与对方签署审计约定书,导致苏亚金诚迟迟无法进场。

黄宏华拒绝向公司其他高管提供审计人员联系方式。

2021年5月19日,公司管理团队下楼接待审计人员,黄宏华阻挠相关管理层与苏亚金诚直接交流,不让双方见面。其他管理层人员要求黄宏华出示审计约定书,黄宏华拒绝提供并强调这是尽调工作并非正式审计入场。 

一卡易公司称,公司现有管理团队于挺进、蒙重安、皮强及其配偶合计持有公司13,205,130股,占公司总股数的44.02%。如果因2020年报无法准时发布而摘牌,对于以管理团队为代表的中小股东而言毫无好处,而对于恒宝股份,对于黄宏华而言,公司摘牌脱离了股转系统的监管,可以更加肆无忌惮的侵占中小股东权益。请股转系统,证监局立即调查黄宏华,推动年报审计,保护中小股东权益。

一卡易成立于2006年,业务主要为零售行业的中小企业提供会员管理系统软件和增值服务,并于2014年3月在新三板挂牌上市。经过这几年发展,一卡易成为会员软件SaaS服务行业供应商、微信刷脸支付生态服务商。 

2015年,恒宝股份以1.53亿元的价格收购一卡易51%股权。当时恒宝股份从一卡易原管理团队于挺进等人手中收购一卡易股份,成为一卡易控股股东。 

据悉,收购协议约定“目标公司仍由原经营团队负责具体日常经营事务”,而这一条款也为控股股东与子公司管理团队之间的矛盾埋下伏笔。

当前,一卡易的法人代表黄宏华代表控股股东恒宝股份一方,总经理于挺进属于原来的管理团队。 

2021年3月底,恒宝股份公告称,公司已无法控制一卡易的财务管控和经营决策,无法正常行使股东权利并实施控制,公司对一卡易已实质失去控制。但一卡易对此均予以否认。 

一卡易官网信息显示,2021年3月,管理团队(占股45%)与恒宝股份(占股51%)爆发股东内部纠纷。一卡易称,目前恒宝股份拿走了公司所有网银U盾控制资金超1亿元,公司系统日常运营的各类付款受阻,系统随时可能瘫痪;法人代表虚假挂失公章及营业执照,造成客户恐慌性退款;一卡易股份员工年终奖尚未发放,占比80%员工已发起集体劳动仲裁。 

这样的“内斗”对双方业绩产生了不小的负面影响。 

根据2020年业绩快报,恒宝股份去年的营业总收入约10.50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109万元,分别比去年同期减少31.64%、101.26%。对于净利润同比大幅下降的原因,恒宝股份解释因为公司投资的控股子公司一卡易无形资产和商誉发生大幅减值共同影响所致。 

4月21日,一卡易发布《关于一卡易系统49亿元储值数据安全的风险提示》。一卡易称,公司系统运营目前存在重大安全隐患,可能对62万商户及2.46亿消费者造成49亿元未使用储值的损失。由于经营系统受到影响,该公司于4月15日就收到客户要求退款和赔偿11件,涉及金额1735.66万元,已经退款金额6589.41元。由于一卡易股份公章证照被挂失、近期人员流失引起系统不稳定以及分润未及时到账,客户及代理商对公司持续经营失去信心,纷纷向其发出《终止合作函》或《退款及索赔申请函》。 

4月26日,一卡易在公司总部所在地深圳召开“2021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会议”。会上,股东蒙重安向黄宏华提出质询:“恒宝股份公告认为已经对一卡易失去控制,是否可以认为一卡易目前的实际控制人是于挺进先生?”对此,黄宏华回答:“这个由机构判断。” 

恒宝股份与一卡易公司的矛盾从何而来?支付之家网获得的一份关于一卡易公司于挺进朋友圈截图或许可以看出一些端倪。

支付之家网获悉,截至2019年12月底,一卡易累计服务超过37万家企业,70万家门店,覆盖1.7亿会员,日均交易额超过2.1亿,日均交易笔数将近100万。 

据一卡易公布2020年年度业绩快报显示,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总收入6031万元,较上年同期下降20.15%;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净利润996.7万元,较上年同期下降41.29%;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198.5万元,较上年同期下降82.63%。 

就在几日前,深圳一卡易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被全国股转公司作出降层决定。

根据公告,5月28日,全国股转公司发布《关于发布深圳小田冷链物流股份有限公司等未按期披露定期报告创新层公司即时降层决定的公告》(股转系统公告〔2021〕663 号),对一卡易公司作出即时降层决定。一卡易公司因未按期披露2020年年度报告,触发《分层办法》第十九条第(三)项规定的即时降层情形,一卡易公司对即时降层决定不存在异议,全国股转公司自2021年6月7日起将一卡易公司调入基础层。

文中观点系作者自身观点,不代表消金界平台观点。

腾讯公司入股后布局AI领域的SaaS服务企业
« 上一篇
鸿蒙没有边界 华为没有尽头
下一篇 »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你会是第一个来这里评论的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