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软件:1711
  • 资讯:51524|
  • 收录网站:99633|

IT精英团

5年内消失了2000多家公司 小贷牌照没用?

5年内消失了2000多家公司 小贷牌照没用?

浏览次数:
评论次数:
编辑: 愉见财经
信息来源: 金融虎
更新日期: 2021-09-09 19:43:13
摘要

2015年是一个分水岭。

  • 资讯详情

文字|南溪封面来源|视觉中国。

“400家关门上万人走了,是小贷行业在走下坡路还是在洗牌?”“小贷行业做了5年生意,小贷、理财、线上P2P都有微弱的退路,但除了这个圈子,我还知道什么?我还能做什么?”.许多小额贷款行业的从业者呼吁小额贷款行业的生活条件和他们想“换工作”的忧郁。据公开统计,2010年至2015年五年间,小额贷款行业的公司数量和贷款余额分别从2614家和1975亿元快速增长至2015年的8910家和9412亿元。在2015年行业发展的“高光时刻”,小贷行业从业人数突破10万。然而,在经历了五年的“上升生涯”后,小额贷款行业开始从8910人下降到6686人。2015年成为行业发展的分水岭。如今,小贷行业进入了极度分化的局面:一方面,公司数量和业务规模缩水,从业者纷纷出逃;另一方面,巨头公司频繁申请或增加网络小额贷款资本。行业萎缩是否意味着小贷牌照“芳华不在”?

行业持续萎缩,小贷牌照没用?

日前,央行发布了2021年上半年小额贷款公司统计数据报告。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6月末,全国共有小额贷款公司6686家,而峰值时为8910家,近几年大幅下降了2224家。在过去的一年里,中国的小额贷款公司数量减少了600多家。据头部金融科技公司高管李明介绍,小额贷款行业公司数量大幅下降的原因有以下几个方面:一是小额贷款牌照基本都是各省审批,各省小额贷款牌照只能在自己的省份展出。小额贷款公司在业务上有地域限制,而没有牌照的金融科技公司可以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业务。“第二是杠杆率。小贷公司的杠杆率一般为2.5~3倍,稍高可能达到5倍。但公司有资本充足的要求,低杠杆率会限制公司的业务规模。但小金公司大概有十倍以上的杠杆,金融科技公司更高。”也就是说,没有小贷牌照的公司,既没有区域会展业的限制,也没有明确的杠杆上限,反而在做信贷业务时更加豁达。“像乐心、360数字分公司等金融科技公司。有几百亿甚至更高的贷款余额,而小贷公司有小盘子,而且几十亿已经走到尽头。”李明说,“小贷公司经营范围有限,杠杆有限,有一个逐步减少的过程。”从地域和规模来看,虽然小贷牌照的行业地位有些尴尬,但想要打出“好牌”的玩家还是不少,在“巨圈”中尤为引人注目。103010获悉,今年以来,美团、字节、腾讯相继将旗下网络小贷公司注册资本增至50亿元。美团子公司重庆美团三快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增加注册资本至50亿元,实缴;字节跳动旗下深圳市中融小额贷款有限公司注册资本由30亿元增至50亿元;腾讯旗下的深圳市财付通网络金融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也在今年4月增资至50亿。去年11月2日,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等部门发布《新言财经》(以下简称《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103010年对跨省小额贷款公司的数量、注册资本、联合贷款的比例都有极高的限制。如跨省级行政区域经营网上小额贷款业务的小额贷款公司注册资本不低于50亿元,且为一次性实缴货币资本。巨头纷纷增资小贷,都是指跨省放贷的资质,支持生态消费金融业务。一位接近互联网巨头的人士对《征求意见稿》表示:未来大厂商的贷款业务大部分将是跨省网贷和消费金融两个牌照的并行运营。与此同时,也有“零基础”的玩家将目光转向小额贷款业务,比如正在转型网贷业务的小影科技。今年5月刚刚获得小贷公司展业资质,成功实现业务转型。一位从事助贷的金融科技公司员工表示:“有了网络小贷牌照,我们更容易与金融机构达成合作,因为金融机构要看资质,持牌企业肯定会更有优势。然而,小额贷款行业的发展仍然面临着监管的大问题。除了《征求意见稿》等对其发展影响较大的小额贷款行业的针对性政策外,整个信贷行业的监管政策的影响力也不容小觑。

2015年是第一个分水岭。2021年会是第二个分水岭吗?

从近十年的数据来看,2010年以来我国小额贷款公司数量逐年增加,但2015年成为分水岭。此后,中国小额贷款公司数量连续5年萎缩。监管方面,2015年是小贷行业开始迎来强监管的第一年。当年在北京召开的中国小额贷款公司协会成立大会,成为小额贷款公司生存环境开始趋紧的重要标志。“2015年1月30日,中国小额贷款公司协会成立大会在北京召开。从时任央行副行长潘的讲话来看,应该是小贷公司生存环境开始收紧的一个信号。背景在于,小额贷款公司不仅长期未能贯彻“小额、放权”的经营理念,还在行业内充当“过桥贷款”,导致严重渎职。2015年以来,资金要求、客户利率要求、P2P转型都直接影响了小贷市场。”蚂蚁金融行业专家李欣表示。高级财务

行业专家郑珊珊指出:一方面,2015年互联网金融体系的崛起发展,以及国家对普惠金融的大力支持,导致包括银行等在内的一些专业的金融机构,都对普惠金融进行一个大力的支持,并以互联网金融的相关应用,在贷款准则、贷款要求和贷款时间等有了很大优化。 而小贷原来的最大的特色是快、方便,其贷款要求会比银行低、简单。那么在银行的改革优化下,两者形成一个差异化就不明显了,银行等金融机构对于一些小额的(以及一部分大额、地方性的贷款),在流程、时间上都有了更灵活的调整。  “另一方面,以陆金所等为代表的P2P互金平台,也在2015年开始在国内火起来,当时的拍拍贷、点融等都已经做起来了,模式其实和小贷公司的业务方向一致,所以就没有那么多公司再去注册小贷公司,或者是结束小贷公司的营业转而去做P2P了。”郑珊珊补充道。 “小贷行业的发展存在着金融科技化平均水平低、风险管理和合规性较差、高对客利率、高收益覆盖高风险等痛点。基于该行业痛点,头部有实力背景的小贷公司,开始做规模化,形成自己的科技金融能力,腰部小贷公司开始做资金方出现,和助贷方合作拿固收,尾部小贷公司做资金通道,其余已经被淘汰或者在被淘汰的路上。”李鑫说道。 2015年以来,小贷行业受多方因素影响,开始走下坡路,而2021年一个“24%利率上限”的王炸,或将带来行业新的“大地震”。 自2019年下半年以来,许多持牌消费金融公司将贷款年利率上限下调至24%(IRR),不久前也有消息传出,有地方监管部门对消金公司的窗口指导也是个人贷款利率最高不超24%。 李明指出,24%的利率上限对包括小贷、助贷、消金等整个消费金融市场冲击都很大,如果严格执行,基本不可能赚钱。 他分析道:“从成本层面看,公司在开展金融业务时候的资金成本、风险成本、获客成本这3大主要成本,基本都要达到7%至8%,哪怕能在此基础上降低1%也是很厉害了。其中还不包括管理成本、研发成本等各类成本,此类成本根据公司情况有所不同,也可以控制,但意义不大。也就是说,企业开展业务的成本基本是超过24%的,该利率上限严格执行基本不可能赚到钱,除非资金成本、风险成本、获客成本三大成本中的一个或者两个成本可以降低,但是非常难。” “巨头增资主要拼硬实力,比如腾讯资金够大,美团、字节流量大等。”李明补充说。 无论小贷牌照还是网络小贷牌照,或许只有在特定的企业手中,才能释放它应用的光。
(注:文中李明为化名)

走出房贷的舒适区 成都银行的大零售转型不能是“说而不练”
« 上一篇
返回列表
下一篇 »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你会是第一个来这里评论的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