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软件:1715
  • 资讯:51644|
  • 收录网站:99680|

IT精英团

上市受挫后 降低估值的融资出来了 烧了160亿后 Hellobike还缺多少钱?

上市受挫后 降低估值的融资出来了 烧了160亿后 Hellobike还缺多少钱?

浏览次数:
评论次数:
编辑: 韩红
信息来源: 金融虎
更新日期: 2021-09-15 14:54:20
摘要

赴美IPO受挫之后,哈啰出行再次传出流动性告急、不得不降低估值融资续命的消息。 昨日,消息一向灵通的蓬勃社和

  • 资讯详情

在美国IPO受挫后,Hellobike再次报告流动性告急,不得不降低估值继续融资。

昨日,消息灵通的彭博社和露头社报道称,作为中国仅存的几家自行车企业之一,Hellobike在7月份赴美上市后,正试图降低估值,以获得新一轮融资。据说Hellobike计划融资规模在1亿到3亿美元之间。

然而,Hellobike随后理直气壮地驳斥了这些轰轰烈烈、露骨的报道,承认Hellobike确实在寻求融资,但估值是上升了,而不是下降了。因此,这些报道是完全不真实的。

事实呢?

Hellobike月23日在美国披露招股说明书,7月27日宣布撤回上市申请,历时3个月。短期内,在Hellobike上市无望。但从招股书可以看出,二级市场的投资者可以等待,但急需资金输血支持的Hellobike等不及了。多年的亏损和持续烧钱让Hellobike的现金流几近枯竭,红灯亮了。如果不能上市获得资金支持,Hellobike只能寄希望于在一级市场继续融资。

截至2021年4月,Hellobike的总股本包括4.084亿股普通股和13.34亿股优先股。按照2020年12月31日G轮融资每股2.8美元的价格,Hellobike前估值约为48.78亿美元。

Hellobike联合创始人兼CEO杨磊通过CEO奖励持有约2.44亿股,占Hellobike股份的14%。根据IPO前估值,杨磊所持股份估值约为6.8亿美元(约44亿人民币)。

上市失败后,Hellobike的估值短期内显然会承压。

招股书显示,2018年至2020年,Hellobike分别实现营收21.14亿元、48.23亿元和60.44亿元。营收快速增长,但成本居高不下,分别为32.61亿元、44.05亿元和53.29亿元。全年净亏损分别为-22.08亿元和-10.8亿元。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亏损分别为26.08亿元、29.98亿元和44.66亿元,三年合计亏损100.72亿元。

连续亏损使得Hellobike的流动性极度紧张。

招股书显示,截至2020年末,虽然Hellobike手头有19.21亿元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但扣除用户缴纳的保证金(用户可随时取回)、客户预付费用2.38亿元(用户可取回)、服务商1.08亿元后,真正属于Hellobike的现金只有8.25亿元。根据Hellobike过去几年的燃烧速度。当时Ofo的问题是烧钱太狠,后续融资跟不上,导致用户的单车押金最终被非法挪用,导致用户排队取现需要几百年的荒唐场景。

如果得不到融资,Hellobike能忍住冲动,不挪用用户的10亿存款吗?

资产负债方面,Hellobike的夹层融资总额高达166.98亿元,主要为可转换可赎回优先股,即种子轮至G轮融资对Hellobike的风险投资,其中蚂蚁集团为最大投资方。

截至2020年末,Hellobike股东应占权益为-111。

亿元,早已经资不抵债了。

 

如果哈啰出行不能上市,又一直巨额亏损的话,接近两百亿的风投资金是没有办法套现出局的。

 

哈啰出行招股书显示,其目前的运营模式完全入不敷出,长期看更像一个自我消耗的困局。

 

根据招股说明书,2018-2020年哈啰出行购置新共享单车及电动自行车的费用分别高达42.52亿元、23.33亿元和40.26亿元。

 

2018年-2020年,哈啰出行的折旧和摊销分别高达17.26亿元、20.93亿元和24.73亿元。这些折旧和摊销无疑主要由单车折旧损耗造成。

这意味着,哈啰出行几乎每两年就要重新更换一遍所有单车。请问什么样的行业能经得起这样巨大的设备折旧?2020年,哈啰出行经营活动产生的净现金流还不到购置单车成本的50%,请问这样的消耗模式下,如何能做到盈利呢?

 

截至2019年末和2020年末,哈啰出行的非流动资产和设备分别为31.36亿元和41.78亿元,这些非流动资产绝大部分都是单车。作为哈啰出行最主要的资产,又贬值如此之快。长期看,除非大幅提高单车骑行收费价格,否则根本无法维持如此庞大的单车维护和更换成本。

 

这还没有考虑哈啰出行的股东们拼命吸血的情况。例如,招股书显示,2017年9月,蚂蚁金服旗下的子公司借款5亿元人民币给哈啰出行,2018年1月1日前年利率为7%,2018年后年利率为8%。2018年、2019年和2020年,哈啰出行分别向蚂蚁金服支付利息4056万元、4056万元、1926万元。

蚂蚁金服的借贷利率并不便宜。哈啰出行披露的信息显示,其在2019年和2020年向银行申请的短期贷款平均年化利率分别为5.66%和4.61%。

2020年8月14日,蚂蚁金服将5亿元贷款转换成3298万股/4005.7万股哈啰出行F轮优先股,转换价为F轮融资估值的9.5折。

蚂蚁借款给哈啰出行,最初赚了无风险利息,后面看到哈啰出行即将上市,又将借款转换成股份,可惜没想到上市落空。当然,哈啰出行目前疯狂烧钱的模式,要借钱也是很难的,估计除了阿里,也没有多少资方敢于火中取栗了。

 

蚂蚁花苑已升级为蚂蚁金融 蚂蚁借贷尚未完成整改
« 上一篇
返回列表
下一篇 »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你会是第一个来这里评论的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