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自动秒收录
  • 软件:1973
  • 资讯:57921|
  • 收录网站:233391|

IT精英团

“人人认可”的职业选择 “自选”的创业与“成败”的未来

“人人认可”的职业选择 “自选”的创业与“成败”的未来

浏览次数:
评论次数:
编辑: 喵星人
信息来源: 增长研究社
更新日期: 2022-08-03 06:57:05
摘要

本期看点:从小的教育对择业的影响如何摆脱“大家认可”这一标准的束缚最后的转变是怎么做出的在大厂的两年没有做到像学生时代一样的120分是为什么出来

  • 正文开始
  • 相关阅读
  • 推荐作品

这个问题的方面:

童年教育对职业选择的影响如何摆脱“大家公认”这一标准的束缚?最后是怎么改的?出来创业为什么考了150分?让你决定从微信走出来。创始人哪里打动了你和阿里P10、P9在你的团队里共事?会有压力吗?创业成败的下一步是什么

01

择业

1 会不会因为我们从小到大一直是被说你要跟同学比、要比大家厉害、要做人上人,所以我们在选择工作职业的时候就是会带入这种想法?

我觉得挺明显的,因为我们小时候的教育并没有太强调帮你找到“意义”。

多少会把“教育”这个手段本身当做了“意义”。

大多数人给的指导就是你不要问为什么。总之只要考了第一名就不错了。如果你考不到第一,你在中游或者后面,那你就错了,出去玩是错的,爱运动是错的,看书也是错的。但是如果你成绩好,你出去看书是对的。反正一切都是对的。

它不以你所做的事情的意义来评判,它只以成就来评判。然后在这种思维的潜移默化下,其实很少有人告诉我们如何找到自己喜欢做的事情。

大家告诉你的就是,走众人眼中最正确的路就好。

所以无论是学习,甚至是选择去大厂工作,某种程度上,我们都会受到这些因素的影响。

比如我现在加入创业团队,虽然家里人都很支持我,因为他们觉得你应该有更光明的未来。但另一方面,他们又隐约觉得你就像一个失业的人。你没有工作。这种担心,某种程度上是所谓标准晋升的路径定义所映射出来的问题。

然后我觉得我大概在人生的前20年没有太多意识,觉得这种流行的思维有问题。以后再听到这种观点,我心里会觉得,我不想为了这种“大众化的标准”去影响自己对人生道路的选择。

2 是什么让你不再追求这种“大家认可”的标准了?

我觉得追求个性和自由是人的天性。

如果不能说“大家都同意”,那就有问题了。比如,如果我们能选取精英模板,投资咨询,金融之类的,那么其实导出来的东西也很漂亮,但是从模具里导出来的东西看起来都一样。我想每个人,包括我在内,都有一种很深的拒绝模板的本能,想要追求个性。

但可能有几个原因:

一是找到自己真正喜欢的东西是很难的。

如果没有找到自己真正喜欢的东西,大部分人即使有意识也会认为自己顾及到了家人和别人的眼光,然后还没有想清楚自己真正想做的是什么。然后他们要做出点什么来,那就按照这个来做比较好。

来总不会错。

第二点就是“能力”。

其实选择一条不一样的道路,你是需要去付出代价的。

首先是精神上的,如果你内心特别强大还好,但绝大多数人如果听到很多人都说你这条路就是错的,也会动摇。

但可能在“大家认可”的路径里面,我觉得我至少算走得还比较好。我的过往可以证明如果往这条路走下去,我不会差,但是我不认可这个东西,我不想再玩这场游戏了。大家很难说你就是不行才放弃的,变相也会给我减轻精神上的压力。

另一方面也需要真的能支持自己做更多选择的能力。如果你今天觉得现在这个工作没了,你就没有其他机会了。其实你也很难有勇气去做出一些大胆的决策。我当时选择创业,其实内心是觉得万一创业失败了,以我的能力,我应该还能找到不错的兜底方案。

第三个就是机会。

在你明白自己感兴趣什么,也有能力支撑自己去做冒险的选择之后,也总得有合适的机会。机会有时候也是可遇不可求。我也知道有挺多朋友自己出来创业,其实也有点磕磕绊绊。一个友好的环境对于你去找寻自己东西或者往上成长,其实影响还是不小的。

3 你有这样的一个转变,是因为刚好有了这个创业机会、自己不断地去摸索,还是去问各种就是长辈同辈也好,或者说自己看书?

简单说:

潜意识的种子在学生阶段就已经种下。

对大厂“折叠”模式的不适应与通过写东西完全舒展且被人给认可的这种冲突愈演愈烈。

创业机会来临的时候,一下就把这个窗户纸捅破了,可能就迎来了这个转变。

第一,在意识上,学生时代就有种下种子。

因为我是学国际关系、区域研究的,学科天然地会接触一些比较政治学、国际面的东西,视野里还是会看到一些不同的东西。

而且出国读书也提供了不一样的视角。不是说国外教育比国内多好,而是它提供了一个截然不同的思路。国外它很鼓励不确定性和多样性,而不是模板式的一致性的东西(当然即使国外在职场上大多数人还是在遵循“通用模板”)。老师和同学都觉得你就该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

第二,在大厂里“被折叠”和持续写公众号“舒展自己”之间的冲突让我思考。

我一毕业还是选大厂,可能还是受到所谓的模板的影响。转变就是到了大厂之后你会发现不适应。

因为我会觉得我有很多思考、想法、能力,各种有的没的。但是大厂的工作又只要求一个单一限度的一个事情,就会导致我不知道大厂工作经验,我总觉得我得折叠自己,就我我觉得我有很多面,但我非得把自己硬塞进那个小箱子里,我觉得都很痛苦。

我觉得如果我把这些面都塞进小箱子里,我和那些可能本来它的形状就不能被小箱子装得下那个人我觉得我有什么区别呢?

在这个过程中,我又恰好开始写东西,然后写个东西去跟很多人去有的碰撞有了交流。在刚刚我描述的那个相对机械的要把你去规训变成一个流水线产品那种大厂工作的。对比之下,你可以自由地去写东西,写自己真正想写的东西,把你所有的所思所想整个舒展那个状态去表达出来。然后因为这个东西可以获得大家的认可、欣赏和交流机会,这种对比也会去下意识地引导你去思考。

我出来之前我跟我们那个业务线的老大聊的时候就很坦诚去聊(其实他也蛮喜欢我的,当时是他招我进来,对我也有很高期待)。他说你在我们这两三年其实做得也挺好,但是没有你在学生阶段那么的耀眼。

然后他当时这句话一说我就沉默了,觉得他一眼有看穿我内心的那种焦虑。就是我感觉我工作后的那两到三年,我算是做得挺好,但可能只是八九十分的“好”。不像之前学生时代,大家感觉你是一百二十分的好。

第三,适时到来的创业机会捅破了窗户纸。

那个时点上,我已经开始有比较明显地在思考,说现在这条路我觉得走得有一点点让我不太开开心,我觉得好像再走下去成长也没有那么大的时候。恰好碰巧了有了一个很合适很靠谱的创业机会,一下子捅破了那层窗户纸,让我之前积蓄的那些情绪思考一些东西一下子就汹涌而出。

这也是为什么创业机会一来,只有两周的决定时间,但是我快速跟很多人聊完之后,我就觉得 OK 这个机会我要去抓住。

4 你说感觉自己在大厂的两年没有像在学生时代那样做到一百二十分。你觉得为什么?

简单拆成内因和外因。

内因上,我在应对大厂职场的关系和模式上没那么喜欢和擅长。

比如说大厂职场,你要做很多横向纵向的管理、跨部门的沟通协调。你做了成绩同时你还得学会把自己的东西给展示出来。还有一些职场人际的处理。我觉得这些能力很重要,然后不觉得这是贬义的负向的东西。

但是可能我自己人生的前二十几年,我没有把能力点在这个上面。然后我的性格底层可能会有点假清高那种感觉,我始终觉着只要把我单体能力做到100分,那我就不想能搞这些“花里胡哨”的东西,我觉得这些东西有点浪费时间、消耗精力。但确实在大厂里面,这是必修课。

其实我之前团队业务线从老大一路往下的leader人品能力都非常ok,然后大家也都认可你对你有很高期待。相较于其他的大厂朋友,我当时所处的环境已经是非常友好的了。

只是可能那个状态我自己不太适应,因为在学生状态其实还是单打独斗,就虽然也会有一些团队合作的东西,但是本质上你把这篇作业写得很棒,或者考试考得很好,那你就很棒很好了。总之你自己厉害你就可以很厉害。但是到了职场上还有很多复杂的因素,这些因素不是我特别擅长和喜欢的东西。

外因上,大厂的机制,结构性地决定了它天然就是拉平大家的差异。

大厂运作的诉求永远都不是靠一个150分的人,就把整个业务经验目标拉到多高的高度。而是它要保证岗位上的每个人有稳定60分的输出,至于60分以上单体是80分100分其实差别没有那么大。

所以严格来讲我会觉得大厂的制度环境上决定了你输出的上限会有点限制。

当然这里一定是两个因素共同作用的。

我设想过如果在第一个维度上我是非常长袖善舞的人,那也有可能我在大厂两三年我会能够做到一百二十分。但可能因为第一点我也不擅长,第二点又有这种大厂制度性的先天限制。让我觉得自己那两年的表现只是一般意义上的好,没有是那种像学生时代那样亮眼到让大家觉得“哇”的程度。

02

创业

5 出来创业,你就能做到让大家“哇”的感觉吗?

我不觉得我一定能做到让大家“哇”,但我觉得我会更有可能性。

一方面初创团队人很少,在大厂职场中的一些横向、纵向的管理、跨部门的沟通协调,这些都没有了。我可以更专注于做事本身,比较匹配我的性格和能力项。

第二点,在初创团队,不是每个人作为标准件发挥岗位需要的功能就好。不管是什么岗,都得十八般武艺全部用出来。为了大团队往前跑,整个氛围就是鼓励你把自己每一分的潜力都给发挥出来。不是说我今天在这个创业团队里,我立马就能做到 150 分,但我会觉得相较之前在大厂的状态,一定是在这个创业团队,我更有可能做到 150 分。

之前在腾讯微信的时候,产品经理地位其实挺高,大家还有leader会一直跟你强调ownership,但那种环境很难把发自内心的 ownership激活。

大厂业务反馈周期长、盘子大,你做了一个小功能,半年以后上线跑了两个月数据很好,其实这时候你都有一点点无感。更何况你这个单点功能数据哪怕是飙升,可能在业务大盘里面,连曲线的一个小的波动值都没有。

这种情况下,你的角色和最后的成果没有直接高强度的链接,你很难有发自内心的ownership。

现在的话,可能今天我脑暴了一个想法,明天我给开发同学说一下,后天开发完大后天上线。上线完直接效果就出来了,我立马就知道这个东西好还是不好。然后这个小功能立马可能就会影响到我们产品一些关键验证。

在这种情况下,直接高度的反馈一旦建立起来,别人说你不是 owner 你也是 owner,因为你清楚地知道这个东西就是跟你密切高度正相关的那种。

6 够把你从当时微信产培这个香饽饽里拉出来,一定是非常能打动到你的人?

我觉得创始人一方面绝对的能力强段位高,另一方面是他挺非典型的。

他是高中辍学,然后出来杀鱼当厨师、当打印店小工,然后在 07 年的时候加入支付宝,从支付宝还只是淘宝的附属的做支付的一个小团队、一路到现在支付宝已经是个巨大的蚂蚁金服,然后自己在这个过程中也发展得非常快,最后成就也高。

他很有人格魅力,野路子草根成长出的江湖大哥的那种感觉。

我当时觉得跟这个人相处一段时间会受益匪浅,因为多和不同路线的人事物接触,更能够帮助自己突破。

假设今天这个创始人他还是同样的段位和实力,但走的是我们这种好学生精英路线——不错的学校出来,然后毕业进大厂一步步往上走,可能他给我帮助都没有那么大。

因为可能我现在是这条路上的60 分,然后别人在同样的路上那个人是90分,他能帮我 30 分。但如果这个人他在一条截然不同路上是 90 分,那我可以跟他学的东西就是90 分。这个学习上限我觉得会特别大,因为我觉得那是我这人生中很难说有其他机会碰到这样的样本。

说实话,以前我很有点“好学生”思维。

就从小老师告诉你,不要和学习成绩不好的同学他玩,他们就有问题,你碰到他们把你也带坏了。然后大家觉得你看那个人都没读完高中,好像他的未来就已经彻底被否定掉了。在这种思维下,你某种程度就觉得人生完全没有交集,好像大家彼此在截然不同的世界行进。

然后现在能和他这种非典型路径走出来的人高密度接触,对我的整个改变还是挺大的。

7 和团队里这些阿里P10、P9合作,你会觉得有压力吗?

第一,会有压力,但不是因为他们有意识地压迫你。

而是确实人家实力很强,即使你觉得相较于同龄人或者同段位的人,自己做得已经挺棒了。但和这些更高段位的人一起共事,还是能够看到自己还有各种问题。

所以这压力更多是更高的参照系让你看到了自己可提升的空间。

但我觉得对于有上进心的人来说,怕的不是有压力,怕的反而是没有压力,看不到自己可提升空间。如果这个阶段你觉得你已经很好,那大概就是你没有找到一个更高的参照系,因为永远有更高的水准可以去够。

第二,创始人自己以身作则,高段位但是低姿态不摆架子。

比如说大家之前都提醒,考虑这个机会时,不要把自己当真的产品owner,因为你得跟 CEO 汇报,他才是产品owner。但其实这半年来,除非是绝对的方向性的大的拍板需要一起讨论,这个层级往下的产品问题几乎都是交由我来决策和落地。

如果说我们的观点出现了差异,他也不会说我是最大的老板,你听我的。他会跟你讨论,说我觉得是这个样子,有什么理由。他的姿态是争取你的意见,因为你是产品 owner,我有产品想法的话,我得去说服你。上行下效,段位最高的人都是尊重专业性和自主权的状态,那其实团队里的大家也会自然地尊重彼此,不会说依靠资历、能力去压迫别人。

第三,队友自身的性格和心态本就很好。

能够放弃大厂优渥薪酬加入极早期创业团队的人,自己的性格和心态就是非常好的。ta不会说我是大厂高管,我教你做事。ta自己的姿态也是很谦逊的,有时候你明显能感觉到确实有些地方人家就做得很好,甚至可以比你好,但是人家就是去尊重你现在的这个角色定位,去跟你去沟通交流。

03

将来

8 如果创业成功了,你的下一步是?如果失败了又如何?

首先还是要定义下成功失败。

我现在认为创业是一件连续的事情,只存在“不成功”,但并不存在“失败”。

创业其实就是去验证一个假设。比如我们想验证在国内“个人企业化”加“创作者经济”是不是能跑通。最后不管这件事有没有做成,答案本身就已经是一种回报了。所以我觉得其实也不会有什么失败。

然后我们再回归到所谓“成功和不成功怎么办”。

如果“成功”:

从一开始我们管自己叫正常工场,就是因为我们觉得不会只做一款产品。即使小磁场这个产品成功了,可能三到四年差不多它就会进入稳定的状态,只要平稳运作就好。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自己也会去主动孵化新的业务。在关联的领域去做一些其他角度切入的一些产品什么之类的。

如果“不成功”:

我们当前做的第一款产品“小磁场俱乐部”,最后市场验证没有商业价值。

我会很遗憾,一个是因为我投注了非常大的心力,这个愿景我非常相信,觉得这件事情做出来很有意义;

另一个是因为我觉得我现在成长还在一个加速度的状态,就是每过一天每过一个阶段,我都在更加快速地成长。如果说这个所谓假设说这件事情终将不成功,这个不成功的时点越往后的话,我觉得我的成长的就是这个程度会越大。

但对于这种结果,我觉得完全能接受,因为目前来看这大半年来我的收获成长已经非常大。

而且一开始跟创始人去聊的时候,大家也很清楚。首先的目标是要打造一个公司、一个团队,然后我们一起去做有事情有意义有价值的事情。从一开始就是先有人再有事,先有我们这个团队再有我们做的产品。

我们一开始就有充分心理准备,大家都没有回避“产品不成功”这个可能性。

所以其实不管成功或者失败,只要这个团队不解散,我都会和这个团队一起再去做下一件事情。

“巨本地推”PC来了!支持代理开户 帮助当地业务持续增长
« 上一篇 2022-08-02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近发布资讯
更多